本文作者:sukai

软件开发公司生命周期理论(软件开发生命周期和软件生命周期)

sukai 06-23 65

创业邦合伙人王玥先生说,《企业生命周期》这本书陪伴他20年了,他认为,中国管理学界在过去二三十年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理论,那就是企业生命周期。

学堂在线中国创业学院院长徐中先生说,《企业生命周期》是一本被低估了的书,它作为一本经典管理著作,应该跟《从优秀到卓越》《基业长青》排在一起。

那么,这到底是一本什么样的书呢?

《企业生命周期》

伊查克·爱迪思 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7.10

2017年9月26日晚,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主办的“我们为什么需要了解周期?——《企业生命周期》新书发布暨签售会”在中关村创业大街言几又书店举办,创业邦合伙人王玥老师和学堂在线中国创业学院院长徐中老师莅临现场,与到场的众多创业者大谈创业经,并就《企业生命周期》的精彩内容和大家做了分享。

以下为活动当天,王玥和徐中老师的对话节选。

  最关键的指标是在盛年待多久

壮年期:成熟稳定

怎么样保持基业长青?

徐中:壮年期的主要特点是什么?

软件开发公司生命周期理论(软件开发生命周期和软件生命周期)

  王玥:壮年期或者叫盛年期是所有企业最理想的状态,那几个基因慢慢都很强了。我特别喜欢接触的企业就是创始人还管这个企业,中国很多创始人不管企业了。这里面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创始人还亲历亲为,公司的产品也很稳定,同时大家的流程制度也都很成熟,大家觉得这个公司有希望,也许这个公司虽然上市了但是依然爆发很快,像腾讯,上市了以后依然继续爆发。一个企业要想做久最关键的指标就是你能够在盛年期待多久,这个特别的重要。

  徐中:的确是这样的。我们看看创业板的这些公司大家看一看,很多公司在上市前业绩很好,但是一旦上市以后三年内超过一半的公司都会掉下来,当年的这种青春期不在了,跟他的创始人,跟他的组织能力,跟他的领导力有密切的关系,怎么样能够保持基业常青。

  王玥:包括您翻译的那些领导梯队的,那些书在那个时候我觉得对他们太重要了。

  徐中:但是我们看很多企业没有意识到,因为很多创业者本人他并没有做过那么大的企业,他其实从来没有想过他的企业会做那么大那么好,所以对未来他并没有一个清晰的思考,这个时候他会面对一个问题,你能在辉煌的时刻待多久?有的人是上去马上就掉下来了,有的人还能延续10年20年,像腾讯是我们特别佩服的一家公司,现在还看不到还能往上升多久,这个是很厉害的。

  不能保持激情是企业最大的威胁

稳定期:动力和使命感

企业家能不能保持激情?

  徐中:稳定期的特点是什么?

  王玥:我觉得稳定期其实是一个企业家是不是在衰退他对企业的兴趣,我觉得那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标志,如果一个创始人对这个企业兴趣衰退的时候,你一定要找一批对这个企业依然能够充满创新兴趣的人顶上,那个E就开始要从E变成小写的e。很多的创始人他留恋这个位置,但是他本身的动力又不像之前那么强了,实际上这里面最关键的是开始埋下了后面的隐患。今天在中国的社会,一些快速进入青春期甚至盛年期的企业,快速变成独角兽甚至上市了,这个时候企业创始人容易膨胀,他会参加电视节目,他会外面做各种各样的活动。

  徐中:过多的参加。

  王玥:这个过程中实际是后面你还能不能对这个企业保持激情,我认为是最大的威胁。

  徐中:这点其实是很重要的,我们会看到很多民营企业就面临这样一个问题。我去江苏浙江广东很多人告诉我出现小富即安的情况,这点也可以理解,因为通过十几年二十几年的打拼,企业做到几个亿或者几十个亿的规模的时候,人非常的疲惫,很都想休息一下,或者觉得人生该享受一下了,这个时候他持续的动力就变得关键了。但是其实绝大部分人没有意识到这点,所以他的动力就会衰减,我们今天讲叫初心叫使命感,如果没有使命感的话动力就会衰退。

  最高的境界是经营人才

衰退期:生命力

谁是你的竞争对手?

  王玥:原来阿里巴巴的CEO魏哲他写一个微博还是什么,讲了一段话,说当时他和马云经常去海外做学习和考察,见了两家公司,一家公司是微软还是谁,向每家公司问一个问题,就是你的竞争对手是谁。他讲的竞争对手是脸书甚至是阿里。然后他去谷歌说你们的竞争对手是谁,当时那个回答印象特别深,他说是奥巴马和NASA。他说为什么呢?奥巴马为什么会成为你的竞争对手?他说谁能够挖我最想要的优秀的人,谁就是我的竞争对手,我希望能够云集最优秀的科学家,但是总理要请他去那肯定他去了。这个就是给自己设定的世界看到的目标是不一样的,那个是衰退期里面大多数人的目标慢慢的就陷入在里面了,慢慢企业长着长着他不想要了,可能他自己也离他越来越远了,这个企业就丧失生命力了。

  徐中:这两点太厉害了,太精妙了。我觉得这两点和我最近接触的大企业非常有关系。

  王玥:我相信你脑子里会有很多这样的。

  徐中:对,有很多场景,第一个确实是这样的,当你不再愿意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不愿意看到很多人的时候,那就是一个创始人从心里面离开这家公司的时候,那这家公司就一定开始衰落,他没有当年的热爱了,初心没有了。

  第二点特别好,跟我最近一个研究有关系,企业未来经营的核心是什么?大家说是产品是客户,真的吗?不是,未来一个经营企业最核心的最高的境界是经营人才。像谷歌能够吸引到天下最优秀的人才,在我这什么都成。所以未来不管是一个企业也好或者任何一个组织也好,你能够吸引到最顶尖的人才,能够低成本无偿的为你去工作,这个组织是最成功的。

  领导力是门艺术

最难的是把控人心

  徐中:《孙子兵法》里面讲以正合以奇胜,很多人是不会处理问题所以掉下来了,而真正厉害的角色是能够处理那些复杂问题,黑天鹅的问题,这点爱迪思先生有什么样独特的一些看法?

  王玥:我觉得这个里面把10个周期都已经分门别类,分得很清楚,哪个阶段什么是正常问题,最典型的病态问题是什么。但是我想提醒的是我们不能简单的把他当做一个工具的操作书,因为每个企业是不一样的。其实对团队人心的把控,团队人心是每天在变化的,很难根据这个生命周期去变化。你周围的每一个人,尤其你核心团队的每个人是变化的。

  徐中:你给我们举个例子好不好,有点抽象。

  王玥:我打一个比方,如果说你的团队都是一开始跟你的发小,你从小就是孩子王,所以你天然当了CEO。你干的时候突然发现你负责销售的老大连续三个月都没有完成他的目标,他是你当年的发小,你骂不骂他?

  徐中:骂。

  王玥:但是有很多创始人拉不下脸。对方没有当我是公司里面负责销售的总裁,我还是你的兄弟,你怎么当着这么多人骂我呢。这种状态特别难把握,我们每个人其实不是一个真正的理性人,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有情感的,他没完成目标你骂不骂他,你是当众骂他还是私下说他,甚至你要不要开掉他。那个时候我觉得对于人心把握,包括对自己内心的要求越来越高。当这个人变成8个人,这个人变成10个人呢,这个人每天都在变化,那么你是不是还能够保证都能够很好的处理问题。我现在最难的不是处理股权纷争,不是处理下个月开不出工资了,也不是处理产品要不要调整,最难的是把核心团队的心气不停的调,那个是最难的。

  徐中:所以为什么讲领导力是门艺术呢。

购买《企业生命周期》

  

  戳原文,更有料!

阅读
分享